为应对疫情的影响,美国经济救助的总规模,包括这1.9万亿,已高达约5.5万亿美元。然而,当前美国核心物价PCE基本上还保持在零值的水平,美国的CPI也只有1%多一点。也就是说,目前美国依然处于通缩状态。

这1.9万亿将是否能提振美国通胀还比较难说,更别说会引发世界性大通胀了。美国的经济刺激计划更多影响的是资产价格。疫情发生以来,在经济刺激计划的影响下,美国股市出现暴涨,一些全球性资产价格也出现暴涨。

在疫情影响下,全球经济“日本化”的风险化将会加剧。恐怕即将来临的不是大通胀而是大通缩!

当前,全球经济正处在低增长、低通胀、低利率的大环境中。在疫情以前,世界主要发达国家经济都长期面临着“日本化”的风险。经济“日本化”的基本特征为,“三低、三高”,即低增长、低通胀、低利率,和高债务、高收入差距、高资产价格。受疫情的影响,形势无疑将会变得更加严峻。

疫情发生以前,西方国家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对于提振通胀的努力基本上无效。

从90年代中期开始,日本利率长期处于低位,1999年日本开始推行零利率,并于2001成为全球首个实践量化宽松的国家。日本公共债务规模已经达到了其GDP的239%。但直到现在,日本仍未能达到通胀目标。

2014年“欧债危机”以后,欧洲经济增长趋于停滞。2016年,欧元区率先进入负利率时代。2008年至2019年底,欧元区通胀率平均只有1.26%,平均经济增长率自2009年至今只有0.85%。

美国的通胀也长期低迷,增长率逐年下降,美联储在2020年3月宣布将利率降为零利率。

导致西方主要发达国家经济面临“日本化”危险的罪魁祸首是日益扩大的社会贫富差距。

过去二十多年来,日本的实际工资水平是在不断下降之中。过去四十年来,扣除物价因素影响,美国90%民众的平均收入几乎没有增长。

社会中的大多数人长期没有提升消费的能力,而每个人所能消费工业品和农产品的数量又很有限,“有效需求”因此就始终会存在不足。消费需求增长十分困难,受小政府的影响公共需求的规模又很有限,西方国家经济就长期存在巨大的“有效需求”缺口。通胀因此长期低迷,货币政策作用路径也因此受阻,大量货币放水除了提升资产价格外,对于提振通胀几乎无能为力。

大通胀不会有,大通缩的危险却在不断加大!

此次拜登政府即将推出的1.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,虽然规模相对十分庞大,但对美国经济的影响会很有限,对世界经济的影响就更有限了。

这1.9万亿美元的刺激计划,虽然可以弥补美国家庭和企业因疫情所遭受的部分损失,暂时性地提振一下美国因疫情而陷入低迷的消费和经济,但是不能长期性地解决“有效需求”不足的问题。在“有效需求”缺口不能被弥补以前,通胀就始终难以提振。大通胀不会有,大通缩的风险却在不断加大。

疫情导致全球债务负担大幅加重,加上各国为应对疫情冲击下实行货币大放水,导致资产价格出现大幅上涨。如果最终资产价格出现大量泡沫,泡沫发生破灭后,引发全球性金融危机。那么大通缩的时代就即将来临了。